稚昂长

学无止境 知行合一

幼稚园园长

稚园园长(yzyyz) 忘了何时开始用这个昵称,很久以前一直用到现在,目前我是一名在校学生,就读于某“国立西北农林专科学校”(老农民了)。在农学的种子科学与工程专业,跟随导师研究方向为小麦育种,毕设就做些分子细胞遗传学坚定,作为组员水过科创,题目为 小麦致死基因Ki的定位

来自陕西大山,在大山中生活了很多年,又随父母到过广东、新疆。

  • 6岁之前在广州待过一阵
  • 6岁回陕西老家读到三年级上册
  • 又去东莞读了半个三年级、四年级
  • 之后便去了新疆一直到2019高考考进西农

跟大多数人一样,小时候的梦想是当科学家,这个梦想破灭的很快哈哈哈,不过现在穿着实验服在实验室让我有这种感觉;小学快毕业梦想去一个好点的中学,那时候小,爸妈也不怎么在意我的事,自己一个人去报名连门都没进去,也破灭了;高中时理想的学校变化了好几次,现在考到西农我已经很满足了。非常想去部队练几年,也许吧。现在的梦想是,把她写进我的致谢、考研上岸,让学校在保护我几年。

兴趣爱好

  • 摄影剪辑
  • 编程
  • 羽毛球
  • 吃火锅
  • 打游戏(FPS, PG, MOBA)

成就与愿望

  • 创造惊喜
  • 考上理想的学校
  • 2020“登海杯”全国农林院校种艺作品大赛三等奖
  • 2021“建行杯”第七届中国国际“互联网+”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陕西赛区铜奖
  • 中国杨凌农业高新科技成果博览会志愿者(2021)
  • 普通话二甲
  • CET-4
  • CET-6
  • 业余无线电操作证
  • 持续学习
  • 计算机二级(Python)
  • 驾照(C1)

与我联系

学无止境 知行合一

《传习录》(上)
〔5〕爱因未会先生知行合一之训,与宗贤惟贤往复辩论,未能决。以问于先生。先生曰:“试举看”。爱曰:“如今人尽有知得父当孝,兄当弟者,却不能孝,不能弟。便是知与行分明是两件”。先生曰:“此已被私欲隔断,不是知行的本体了。未有知而不行者。知而不行,只是未知圣贤教人知行,正是要复那本体。不是着你只恁的便罢。故大学指个真知行与人看,说‘如好好色’,‘如恶恶臭’。见好色属知,好好色属行。只见那好色时,已自好了。不是见了后,又立个心去好。闻恶臭属知,恶恶臭属行。只闻那恶臭时,已自恶了。不是闻了后,别立个心去恶。如鼻塞人虽见恶臭在前,鼻中不曾闻得,便亦不甚恶。亦只是不曾知臭。就如称某人知孝,某人知弟。必是其人已曾行孝行弟,方可称他知孝知弟。不成只是晓得说些孝弟的话,便可称为知孝弟。又如知痛,必已自痛了,方知痛。知寒,必已自寒了。知饥,必已自饥了。知行如何分得开?此便是知行的本体,不曾有私意隔断的。圣人教人,必要是如此,方可谓之知。,不然,只是不曾知。此却是何等紧切着实的工夫。如今苦苦定要说知行做两个,是甚么意?。某要说做一个,是什么意?若不知立言宗旨。只管说一个两个,亦有甚用”?爱曰:“古人说知行做两个,亦是要人见个分晓一行做知的功夫,一行做行的功夫,即功夫始有下落”。先生曰“此却失了古人宗旨也。某尝说知是行的主意。行是知的功夫。知是行之始。行是知之成。若会得时,只说一个知,已自有行在。只说一个行,已自有知在。古人所以既说一个知,又说一个行者,只为世间有一种人,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,全不解思惟省察。也只是个冥行妄作。所以必说个知,方才行得是。又有一种人,茫茫荡荡,悬空去思索。全不肯着实躬行。也只是个揣摸影响。所以必说一个行,方才知得真。此是古人不得已,补偏救弊的说话。若见得这个意时,即一言而足。今人却就将知行分作两件去做。以为必先知了,然后能行。我如今且去讲习讨论做知的工夫。待知得真了,方去做行的工夫。故遂终身不行,亦遂终身不知。此不是小病痛,其来已非一日矣。某今说个知行合一,正是对病的药。又不是某凿空杜撰。知行本体,原是如此。今若知得宗旨时,即说两个亦不妨。亦只是一个。若不会宗旨,便说一个,亦济得甚事?只是闲说话”。

《问说》
君子之学必好问。问与学,相辅而行者也。非学无以致疑,非问无以广识;好学而不勤问,非真能好学者也。理明矣,而或不达于事;识其大矣,而或不知其细,舍问,其奚决焉?
贤于己者,问焉以破其疑,所谓“就有道而正”也。不如己者,问焉以求一得,所谓“以能问于不能,以多问于寡”也。等于己者,问焉以资切磋,所谓交相问难,审问而明辨之也。《书》不云乎?“好问则裕。”孟子论:“求放心”,而并称曰“学问之道”,学即继以问也。子思言“尊德性”,而归于“道问学”,问且先于学也。
是己而非人,俗之同病。学有未达,强以为知;理有未安,妄以臆度。如是,则终身几无可问之事。贤于己者,忌之而不愿问焉;不如己者,轻之而不屑问焉;等于己者,狎之而不甘问焉,如是,则天下几无可问之人。
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。圣人所不知,未必不为愚人之所知也;愚人之所能,未必非圣人之所不能也。理无专在,而学无止境也,然则问可少耶?《周礼》,外朝以询万民,国之政事尚问及庶人,是故贵可以问贱,贤可以问不肖,而老可以问幼,唯道之所成而已矣。
孔文子不耻下问,夫子贤之。古人以问为美德,而并不见其有可耻也,后之君子反争以问为耻,然则古人所深耻者,后世且行之而不以为耻者多矣,悲夫!

 评论




博客内容遵循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 (CC BY-NC-SA 4.0) 协议

本站使用 volantis 作为主题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