稚昂长

林深时见鹿,海蓝时见鲸


引子


偶然刷到这个视频,突然还挺怀念的,能让我想到很多,怎么莫名还有股酸劲儿了呢。


BGM

        

        

这次假期也回过几次二中,某些场景就像食物勾起食欲一般,唤醒我的回忆。或许这是他们眼中的地狱,但却是我回不去的天堂。




初中-无姓年华



冬天堆雪人男生和班主任合影

中,就在县城上,那时的我应该是有能力进入所谓更好的学校。但那时的我啥也不懂,不知道报名什么事怎么做,家长也对这个并不上心,知道初中毕业都是一样。那段日子里,不长个子的我时长放飞自我,成天玩的 ‘不知道自己姓啥’ ,在那个小地方,凭着自己所谓的聪明还能拿得出能入人眼的成绩。而我这里关于初中的记忆,只有玩的不亦乐乎,其他学习之类的,怎么想也就一两个画面。


我的自行车

    最初我蹬一辆旧自行车上学,风雨无阻,对这辆自行车最深的印象是

  • 由于贪玩,跟同学岳某等到天快黑了才从学校离开,走到半路家长已经带着’杀气’来找我了。
  • 有次上学路上走到一半下雨了,雨势愈大,我也只能蹬啊蹬啊,到学校后全身湿透。
  • (插一条小学时的)某个寂静的早晨,我骑着自行车,在校门口,与一辆电动车相撞,自行车严重变形,而我,由于肚子着地还被拉去做检查。

狐朋狗友?


其中几个哥们儿

    某段时间因为意外,我险些失去我的右脚,现在想起来也可笑,快痊愈那段日子,可能我害怕难堪而没有让家长买拐杖,于是这几个哥们儿成了我的’人肉轮椅’承包了背我进出校园、带我回家的所有事。
关于他们,我的初中班主任曾在教室里批评我,不要同他们来往(包括我父母也这样认为),她问了我一个问题,具体记不清了

为撒…(为什么…)

但我记得我的回答

我们要走的路不同

    但…也确实,又有谁与谁走的路是相同的呢,如今我们六个中四个继续学业,两个步入社会。我们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,甚至我觉得我还挺亏欠他们的,但我们之间也没人在乎这些感性的东西,简简单单,挺好。最起码,现在很好。



高中-长短岁月


中三年,如此漫长,又转瞬即逝。说起高中,脑海里的第一个画面就是: 坐在座位上,暖意的夕阳从西边打进窗户,校园回响着2元一首的小调...


高中运动会



关键词

班主任    班主任总说我跟她的特别缘分,的确,作为班上犯错专业户,家长、老师和我之间没少打交道。记得有次被她骂了还是稍微教育了一下,回教室后我想着想着还笑了(当时的想法是:我都这么差劲了,班主任还在管我)。到了毕业。也许我就是班上挨打最多的幸运儿了。不由得想起昨天帮班主任拿了9个快递(好惨一男的)。顺便带货的话,没有语文讲的这么好的老师了。

迟到   记得开学第一天是按照分好的班到教室集合,而开学的第一天我就迟到了,后来跑校的日子里,每天中午迟到的次数也不在少。

激情    记不清什么原因。高一的我竟特别有学习的激情、斗志。一反初中的常态,居然有了自觉学习的现象。

手机    在高中,我是被手机害惨了,关于手机这件事我可能是我们班第一了。第一次手机被没收,是跟我的好友一起看 富土康三号流水线的张全蛋(我恨张全蛋)。关于手机,上次回到学校我发现我的丑事已经被班主任当做反面教材了。

堕落    某段时间,晚上在房间偷偷玩手机到两三点,记得那时坐在墙边,早上上课就睡,后来真的一塌糊涂,尤其那个数学啊…(话说最后高考选择题满分哈哈哈)

待更   

2020/7/14 21:13:54

之前在备份文件里写了一下内容,没有发布,后来才发现。

   接下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…那天躺在床上还在想这个问题,我的高中究竟怎么去形容。
   这个到底怎么说

  1. 荒废
    纵观三年,除了高一刚开始的紧张外,我是没有多刻苦的,无论是不是喜欢的科目,永远都是那种被动的学,但–也不全是,主动的学习肯定有,但学不长久,时间就这样恍恍惚惚,现在去想那三年,却找不到过多回忆的画面,可能,有些事不值得去记住吧。然而,就算我这样的荒废,在班里我也不算差(没有太过于侥幸的意思),都是班主任的逼迫吧,哈哈,虽然她总是说我们假装学习,哈哈。
  2. 荒诞
    现在想想高中做的有些事情,确实是比较荒诞了,具体就不说了吧,我自己慢慢体会。
  3. 荒芜
    我的高中班级,不像初中那时一样,团结、凝聚力这方面存在很大问题,我觉得这也造成了精神世界的荒芜吧,直到毕业对班级这块也没什么感觉,我觉得我在这方面是做过努力的。一方面,我依赖于集体,我以前就这样做;另外,作为团支书,开团会时组织上也强调过。这也算一个遗憾吧…

 评论




博客内容遵循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 (CC BY-NC-SA 4.0) 协议

本站使用 volantis 作为主题 。